桂冠獎精選
2013年文章
2014年文章-1
2015專題入選文章
2014年文章-2
2015年文章
2016年文章
2017年文章
2018年文章
2019年文章
2020年文章
2021年文章
2022年文章
首頁 > 熱門文章 >
達爾文也好奇?!同性戀演化大解密 熱門指數 : 5214
作者: Anson
中文名稱: 達爾文也好奇?!同性戀演化大解密   | 第二版 | 第一版 |
關鍵字: kin theory,演化論

  打開臉書,發現許多臉友的大頭貼換上了彩虹旗的標誌,似乎這樣的大頭貼在社群網站上已蔚為風潮。仔細爬文一番,才瞭解他們頭貼上之彩虹旗標誌其實是所謂的六色彩虹旗(rainbow flog),其象徵著同志的驕傲。談到同志或同性戀,其實是近十幾年來非常熱門且爭議的話題。在過去的年代,同志們曾遭受到許多心靈面的歧視及生理面的虐待,同性戀甚至在西元1973前仍被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定義為精神疾病,種種歧視與壓迫,令社會上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然而,最近有許多論文及研究開始為同志平反,甚至宣稱同性戀在人的演化上扮演著舉足輕中的角色!不過這時部分堅守達爾文主義的科學家便會跳出來說:「等等!這有問題!」。
  為何部分科學家會對於同性戀之存在或演化有異議?而其中的愛恨情仇糾葛究竟為何呢?我想這個故事應該回到1859年達爾文提出天擇說(nature selection)談起,他曾在物種起源內寫道:「物種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隨環境變動而改變」,而驅使物種變動選擇的結果我想大家都耳熟能詳,那就是適者生存了。這也是天擇背後的意義,由大自然來篩選適合的物種而其能繁衍下去。然而,天擇說真的就那麼無懈可擊嗎?同性戀存在之演化結果或許就是對達爾文天擇說最大的反擊之一啊!天擇說中強調優勢者可利用繁殖而將優勢性狀遺傳於後代,然而同性戀的存在不正是天擇說的反例嗎?!因為其性傾向的關係導致其無法將基因延續。然而根據一些指標性的調查(如美國的蓋洛普民調)可發現當今社會同性戀人口佔有一定的比例,甚至有科學證明指出同性戀早已存在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這正是所謂的達爾文悖論。
  面對這樣的結果,科學家嘗試用「親屬選擇假說(kin theory hypothesis)」來解釋達爾文悖論。親屬選擇假說這個理論相當有趣,它同時涵蓋了社會演化學及生物演化學的基礎。舉例而言,我們都知道蜜蜂可以細分成蜂后、雄蜂、工蜂,其中地位最低且沒有生殖能力的,非工蜂莫屬。工蜂除了要負責築巢和採集外,更重要的是其身負照顧蜂后後代的義務,甚至我們可以戲稱他們為蜜蜂界的工具人!試想想,這麼不利於工蜂本身的演化結果,為什麼還會被保存下來呢?其實,這正是所謂個體利益和親族群體利益的演化衝突。雖然工蜂的存在是不利於自身的,但也是因為有了他們,蜜蜂才能組織成一個高度團結和分工的小型社會,更重要的是因為有工蜂照顧蜂后的後代親族,使蜜蜂族群能夠生而不息的繁衍!在這樣的工作分配下,大大的提升蜜蜂與其他族群生物的競爭力。簡而言之,親屬選擇假說是以利他主義(altruism)為基礎,解釋了為何一些看似對個體有害的遺傳特徵仍能在天擇中保留下來。根據這樣的定義,同性戀的一些表現行為,是不是與親屬選擇假說有些符合呢?
  前一陣子在Psychological Science這個國際期刊中提到了一個有關親屬選擇假說的調查。Paul Vasey 和 Doug VanderLaan這兩位遺傳心理學家選定了太平洋中薩摩亞群島上進行研究,至於為何特別選擇薩摩亞群島呢?原因是在島上有一種名為「fa’afafine」的人!而fa’afafine其實是島上對於特殊男性的稱呼,其特徵大致上便是所謂的生理男性,卻散發著較陰柔的氣息;此外,在擇偶的選擇上,fa’afafine偏好以其他男性作為性伴侶,基於以上所述fa’afafine之特徵,科學家便選定了在薩摩亞群島做研究。根據過去的文獻資料指出,fa’afafine會對其姪子姪女等血緣親屬有較多的利他行為,比如像是fa’afafine會樂於照顧姪子和姪女,甚至教導他們音樂與藝術,當有經濟上問題時fa’afafine也會挺身而出。綜而言之,fa’afafine這些利他行為似乎和親屬選擇假說所闡述的現象相近。而Paul Vasey 和 Doug VanderLaan這次用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來觀察fa’afafine這些利他行為是否只止於其親族輩,而對於其他小孩便不那麼熱情。這樣就可檢測fa’afafine是否符合親屬選擇假說所敘述的「扮演鳥巢中的幫助者」的角色。
  而此項實地調查訪問了一大群fa’afafine和島上其他女性及異性戀男性,問卷內容涵蓋了對於其親族利他行為的種類(比如其中一項問題是詢問他們對於送禮給姪子姪女的意願)至是否願意幫助其他親族的小孩等等。而最終所得到的結果與預期相符—fa’afafine的行為符合親屬選擇假說所假設的角色與性格。甚至研究團隊還發現比起薩摩亞群島上的女性和異性戀男性,fa’afafine對於其他親族的小孩的反應更為冷淡,更加驗證了其利他行為之產生可能與增加親族血緣延續之可能性有關!基於以上的調查訪問結果,我們便可推論fa’afafine的行為大致上符合親屬選擇假說,其減少了延續後代之機會以換取其親族血緣延續的可能性!
  不過,這樣的調查結果是否就可以說明同性戀的存在與親屬選擇假說有極大的相關性呢?答案是「可能還不夠」,或許還需要更多的研究支持。因為此次所研究所探討的對象是太平洋薩摩亞群島上的fa’afafine,雖然其行為表現與西方男同性戀類似,然而薩摩亞群島和西方國家文化差距十分劇烈,比如說薩摩亞群島上的住民對於家庭的連結較強烈,而西方社會則是有較強的個人感和區別性。這樣的結果便會造成其他變因,因而導致研究上的關聯性降低;此外因為薩摩亞群島地形的分佈,阻隔了不同家庭間的連結,或多或少影響了fa’afafine對於其他家庭和親族小孩照顧的看法及意願,這也是與西方國家不同的地方。雖然此次研究看似有很多地方可以再進一步修改,但其給予了fa’afafine為何存在和發展的猜想與告訴我們同性戀與親屬選擇假說間有許多的想像空間。
 
創作分享
現今社會對於同性戀的議題持續發酵,然而鮮少人透過自然科學的角度詮釋同性戀現象。希望透過此文章傳達一些對於同性戀演化的想法,甚至使大眾對於同性戀的想法改觀
老師文章總評: 修改得很好,結語如果可以更強一點就好了。  
建議項目: 接受  
 
線上留言版
Copyright ©2013 財團法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 版權所有 │ 地址:40453 台中市北區館前路一號 │ 電話:04-23226940#232 │ 傳真:04-23266824 │ 隱私權宣告
建議使用I.E.6.0或Firefox1.0 以上1024x768 Pixels 解析度瀏覽本網站 | E-mail:foundation@mail.nmns.edu.tw | 瀏覽人數 : 292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