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冠獎精選
2013年文章
2014年文章-1
2015專題入選文章
2014年文章-2
2015年文章
2016年文章
2017年文章
2018年文章
2019年文章
2020年文章
2021年文章
2022年文章
首頁 > 熱門文章 > 2013年文章
媽媽 我不要再心如刀割!!! 熱門指數 : 1413

作者:恰恰狗

 

我是真的為你哭了 你是真的隨他走了 
就在這一刻全世界傷心角色 又多了我一個 

我是真的為你愛了 你是真的跟他走了 
能給的我全都給了 我都捨得 除了讓你知道 我心如刀割 

耳邊歌神張學友的歌聲餘音繞樑,揪心的感覺遲遲不散,就好比割到手、撞到頭、肚子絞痛、傷口發炎一般,偶像劇的愛恨糾葛、與愛人分手後地交往跑馬燈、生離死別的傷痛場景,同樣都讓我們痛不欲生!


疼痛的差異?! 

到底是什麼?根據國際疼痛研究協會(IASP)的定義,"因實際的或潛在的身體組織受到傷害時,所產生的不愉快感覺和情緒體驗,被視為生理上的疼痛(physical pain",也就是指身體損傷引起的痛;而"與親近夥伴或社群,因實際上或潛在性的心理距離所引起的痛苦經驗,則被視為心理上的疼痛(social pain",也就是我們熟知的心痛的感覺。 

縱使臨床上仍存在令人匪夷所思的幻想疼痛,例如:幻肢痛(phantom pain),但廣為大部分人所接受的是,生理與心理疼痛最大的差別在於身體組織的受傷與否;相對的,兩種疼痛最大相同處則在於保護。這該如何解釋呢?疼痛明明就是會讓我們想要逃離、排斥甚至去抑制它的不舒服感覺,又怎麼會和保護相關呢? 

試著回想,OK绷、紗布、石膏等醫療物品的主要目的是什麼?沒錯!就是為了保護!也許為了預防碰撞,也許為了避免傷口被細菌感染,也許只為了固定傷口,但歸咎原因都是為了要提供保護,避免傷口再次受到損害;疼痛也是一樣的,它屬於一種強烈的感覺刺激,像處於警戒中的鬧鈴,時時刻刻提醒著生物個體,避免再次遭受到碰撞及傷害,達到保護的效果。

  
心痛,哺乳類限定?! 

而疼痛的保護功能不只在生理層面,特別是哺乳類心理層面的疼痛,同樣具有保護作用。這種心痛是哺乳類專屬情感的觀念,是由婁柏鮑姆(Lorberbaum, J. P.)等多位學者在20世紀末陸續提出的;他們認為經過長時間的演化後,相較於爬行類,哺乳類延長了親代照護(maternal care)的時間,且為了提高幼體的生存率及降低死亡率、患病率,維繫父母親與嬰幼兒接觸的聲音溝通以及親代對於嬰幼兒的照護行為,著實地將哺乳類與其爬行類祖先區隔開來。正因為哺乳類幼體須仰賴成體提供營養及保護,且透過與族群連結,彼此分享食物、躲避獵食者、共同哺育下一代,大大提高了個體存活率;因此,與親代或社群分離(social separation),對哺乳類幼體及成體而言,就像是遭遇到身體損害般,是可能對生存造成迫害的威脅;當威脅成立時,生物個體的神經迴路會做出適當的調控,藉由痛覺刺激,引起生物的警覺,接著引發一連串反應,達到保護作用。 

我們都曉得痛覺刺激是多麼地強烈,所以當它發生的時候(如圖1. A & B),會迅速地吸引生物體的注意(2),打斷他原本正在進行的動作(3),並採取適當的反應使自己快速遠離造成威脅的迫害(4),回覆至安全的狀態(5)。

 

  
生理、心理,糾纏不清!! 

正因為生理與心理疼痛形成的目的、過程與機制是如此地相似,學者們開始去探討隱藏於兩種疼痛背後的神經迴路是否重疊。 

其中,艾森柏格(Eisenberger, N. I.)博士對受試者進行Cyberball實驗,實驗期間則以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技術觀察他們腦區的變化;並在20038月,將相關的研究成果發表於《神經科學》(Neuroscience)雜誌 上。 

Cyberball
實驗是透過視覺呈現的丟球遊戲,科學家們邀請受試者坐在電腦前,參與一場三人相互傳球的遊戲;除了受試者所扮演的角色A外,另外還有角色BC,角色BC是由電腦所扮演,但當然地,受試者是不會知道這件事的!所以在受試者以為自己是與參加遊戲的其他人一同傳接球時,實驗就正式開始了!首先他會經歷公平的三方傳接球過程,雖然無聊,但確實有跟夥伴們相互交流;接下來,角色BC開始相互傳球,並忽略角色A的呼喚,不再將球傳給他。實驗過程中,受試者腦區的變化都會被fMRI記錄下來,同時科學家也會詢問受試者當下的感受,並將之與fMRI記錄下的資料做比對。 

透過實驗,艾森柏格博士發現到令人振奮的結果;他們看見受試者腦中"背側前扣帶回皮質"dACC)腦區,比起三人互相傳球階段,在後期無人傳球給自己的時刻,腦區活化的程度有明顯增強的現象,且dACC活化的程度與受試者自身闡述的受挫程度呈現正相關! 

這個實驗結果之所以能讓學者們心癢難耐,是由於,根據更之前的研究,dACC早已是公認的神經警報系統,它能主動偵測脫序的生理反應,因此,像是"生理層面疼痛"這樣強烈的刺激,當然屬於dACC的管理範疇;也就是說,就艾森柏格博士的實驗結果,發現到"心理層面的疼痛"竟然同樣隸屬於dACC的管轄範圍,證實了學者們提出的兩種疼痛的神經迴路可能重疊的假設。 

另外,先前在生理性疼痛的研究也指出,比起感受到疼痛,dACC較像是在表現"因疼痛而釋出的情感",這跟此心理實驗結果看到的,"dACC活化程度與受試者描述的受挫程度呈正比"的現象是相當一致的,再次說明了"調控兩種疼痛的神經迴路可能是重複的" 

而除了本篇的研究方法外,其他學者們也試著讓受試者觀看前男女朋友的照片,或在手術進行的過程中,讓受試者緊握愛人的手,發現到dACC活化的程度與自身描述的哀痛會分別增強或降低,重複驗證了dACC腦區會參與心理層面疼痛的調控;也讓我們知道,何以觀看偶像劇、電影就足以揪心地痛哭流涕,握住愛人的手就會瞬間充滿勇氣;感謝科學驗證,原來傳播媒體不是只有胡謅!

  
心痛,終於有藥醫?! 

科學家透過研究發現了生理與心理疼痛的連結;而臨床上,雖然依舊難以解釋,但也確實有許多將止痛藥用做抗憂鬱(長期病痛、煩惱可能會使人鬱鬱寡歡、覺得生活了無生趣)藥物的病例存在;甚至根據貝藍坦(Ballantine, H. T.)等學者的研究,有些慢性疼痛患者在切除dACC腦區後表示,雖然他們仍會感覺到疼痛,但卻不會感到不舒服,故疼痛對他們而言並不難受;另外,勒布(Le Beau, J.)及魠(Tow, P. M.)等研究學者的團隊也發現到,這些切除dACC的患者會有自我意識降低、對他人表達意見或關心的意願減少,以及不喜歡評論事物等社會行為的改變。 

這些現象說明了生理影響心理,心理影響生理以及影響生理的因子可能會對心理造成影響,反之亦然的可能性;且從目前結果看來,科學家們認為,並不是生理疼痛才是"真正地痛"、而心理痛是憑空想像出來的;相反地,這兩種同樣具有保護作用的痛覺,不論在心理或生理層面都該具有更深的涵義與調節作用。 

研究至此,已經足夠了嗎?當然不是!縱使臨床上已有止痛藥用做抗憂鬱藥物的案例,但模糊不清的原因、因人而異的藥效與穩定度,都再三地催促科學家們一揭心痛的秘密;雖然要完全釐清生理與心理的相互連結、找出造成心痛的完整迴路、再加上藥物開發等等,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但並不代表現階段"心病即是絕症"唷!只要試著保持良好的生活態度、人際關係,減少週遭環境的壓力;必要時,尋求醫生協助、接受治療,就能杜絕心理性疾病找上門囉!

線上留言版
Copyright ©2013 財團法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 版權所有 │ 地址:40453 台中市北區館前路一號 │ 電話:04-23226940#232 │ 傳真:04-23266824 │ 隱私權宣告
建議使用I.E.6.0或Firefox1.0 以上1024x768 Pixels 解析度瀏覽本網站 | E-mail:foundation@mail.nmns.edu.tw | 瀏覽人數 : 29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