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冠獎精選
2013年文章
2014年文章-1
2015專題入選文章
2014年文章-2
2015年文章
2016年文章
2017年文章
2018年文章
2019年文章
2020年文章
2021年文章
2022年文章
首頁 > 熱門文章 > 2013年文章
嬰兒模仿中:嬰兒理性模仿理論攻防戰 熱門指數 : 1556

作者:Michael

家中有強褓中嬰兒(infants)的人多少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嘟嘴或吐舌逗弄嬰兒時,嬰兒也會跟著嘟嘴、吐舌。這是人類模仿行為(imitation)的乍現,嬰兒也是藉此能力慢慢地在世界中學習、成長。然而,當嬰兒長大後,所面對的世界、所接收的訊息也越顯複雜,相對就需要擇優模仿。舉例來說,一個尚不知電話如何使用的小孩看到母親因雙手在煮飯,用肩膀和臉頰夾著話筒講電話時,小孩並不會完全模仿之,而是會排除不必要的動作(用肩膀夾話筒),只模仿當中重要的行為即可(電話是用耳朵聽的);換句話說,小孩子知道在一模仿事件中,哪些訊息是必要的、哪些是可省略的。這種模仿能力稱為理性模仿(rational imitation)。 

理性模仿的學術定義是,個體進行模仿時,會參考示範者的意圖,排除無謂的動作,只模仿與意圖或目的相關的行為。依此,我們會直覺此行為應該是在大一點的孩子身上才顯現,畢竟這需要個體辨識意圖與過濾訊息等認知能力。然而,2002年頂尖科學期刊-自然(Nature)-刊登了一篇由傑爾伊G. Gergely)等人所發表關於嬰兒模仿行為的研究,吸引了學界與媒體目光。其研究目的想探討一歲多的嬰兒是否具有理性模仿的能力。實驗對象為14 個月大的嬰兒;實驗前有熟悉階段,研究人員會請父/母親抱著嬰兒,並與之互動、聊天,以便嬰兒熟悉研究人員的存在;隨後研究人員(往後稱示範者)會在嬰兒面前展示「額頭按壓桌上燈具」的動作,並觀察嬰兒的模仿反應。實驗的主要操弄分為兩組。其一組示範者會披著毛毯,雙手抱著毛毯,表現出很冷的樣子,進而利用額頭按壓桌燈(手忙組,圖一);另一組示範者,是身上披著毛毯,雙手平放桌上,再利用額頭按壓桌燈(手閒組,圖二),隨後觀察小嬰兒會如何打開桌燈。

圖一。手忙組的示範者。圖左為示範者身披毛毯,雙手緊抱毛毯,表現出寒冷樣;於示範者身前的桌上放有一盞桌燈。圖右為示範者利用額頭按壓桌燈樣。此圖參閱傑爾伊等人(2002)與貝瑟(M. Beisert)等人(2012)重拍而成。

圖二。手閒組的示範者。示範者身披毛毯,雙手平放桌上;於示範者身前的桌上放有一盞桌燈。圖右為示範者利用額頭按壓桌燈樣。此圖參閱傑爾伊等人(2002)與貝瑟等人(2012)重拍而成。

結果發現,觀察手閒組的嬰兒有較高比例用額頭按燈具;觀察手忙組的嬰兒則會用手按燈具。傑爾伊等人認為這是嬰兒理性模仿的表現;他們進一步闡述,嬰兒之所以會因示範者的情況不同而有不同的模仿行為的原因是,嬰兒會觀察示範者的意圖與目的,進而排除無用的動作。以手忙組為例,嬰兒意識到示範者之所以用額頭按燈具的原因是,示範者雙手有事要做(拿毛毯禦寒),所以不得不用額頭按燈具,因此嬰兒排除掉用額頭按燈具的動作,直接用手按;反之,嬰兒觀察到手閒組的示範者雙手沒事卻用額頭按燈具,因而認定示範者如此的動作是有其用意的(這個燈具就是要用額頭打開),所以完全模仿之。 

14
個月大的嬰兒已有理性模仿的理論提出後,轟動一時,也讓後進學者開始想辦法驗證/反駁這個理論的適當性。然而,從論文發表後10年間,雖有學者提出不同於理性模仿理論的解釋,但卻無法一針見血地指出缺失所在。直到10年後,才由貝瑟M. Beisert)等人(2012)提出另一個更簡單、更具說服力的理論來解釋 傑爾伊等人的實驗結果。貝瑟等人認為,之所以會得出上述的結果,其原因在於知覺分散(perceptual distraction)的效果,而不是理性模仿的表現。換句話說,貝瑟等人認為手忙組示範者的動作對於嬰兒來說,可能過於新鮮(雙手抓住毛毯抱身),使嬰兒分心了,以致沒看到示範者用額頭按燈具,所以在測試階段會用一般的方式來打開桌燈(用手按);反之,手閒組的雙手僅放置於桌上,所以沒構成分心的要素,嬰兒就照實模仿示範者用額頭按桌燈。 

據此,貝瑟等人設計實驗來驗證他們的假設。首先,貝瑟等人重複傑爾伊等人的程序,除了原來兩組(手忙組與手閒組)外,另增加兩組操弄:「手忙+習慣化組」與「手閒+分心組」。以下分別敘述。由於貝瑟等人認為手忙組的嬰兒會因示範者的動作太新穎而分心;依此,「手忙+習慣化組」則將「示範者雙手抓住毛毯抱身」的動作在熟悉階段就讓嬰兒看過,以降低嬰兒分心的情況。因此,「手忙+習慣化組」可與單純的手忙組相比:若嬰兒真有理性模仿,那這兩組用額頭按桌燈的比率應該還是一樣低;即嬰兒在此兩組皆還是會用手按桌燈。結果發現,比起手忙組有高比例用手按桌燈,「手忙+習慣化組」用額頭按桌燈的比例大幅提高了!也就是說,觀察手忙組的嬰兒會用手按桌燈的原因,僅是嬰兒被示範者特異的動作(雙手抓毛毯抱身)給吸引了,而沒看到示範者用額頭按壓燈具的動作;當降低分心後,就算示範者雙手抓毛毯抱身,嬰兒還是會照著示範者用額頭按燈具。 

另一方面,由於貝瑟等人覺得手閒組的操弄不會造成嬰兒分心。他們進一步推想,若增加手閒組的分心程度,也許嬰兒就無法跟原先的手閒組嬰兒一樣用額頭按桌燈。因此,「手閒+分心組」的操弄,在於研究人員在示範者雙手擺放的桌上的兩旁,放置笑臉圖片,以形成知覺分散(圖三);如此一來,「手閒+分心組」與單純的手閒組就可做比較:若嬰兒能理性模仿,即會認為手閒組示範者用額頭按壓桌燈是有意圖的,則應不會理會笑臉圖片,進而與手閒組一樣,有較高的比例學示範者用額頭按壓桌燈。結果發現,比起手閒組有高比例用額頭按桌燈,「手閒+分心組」用手按壓桌燈的比例有提高的趨勢。換句話說,笑臉圖片使得嬰兒分心,進而沒有觀察到示範者用額頭按桌燈,嬰兒只好直接用手按。


圖三。「手閒+分心組」的示範者。示範者身披毛毯,雙手平放桌上,兩手旁的桌上放有笑臉圖片,作為分心操弄;於示範者身前的桌上放有一盞桌燈。圖右為示範者利用額頭按壓桌燈樣。此圖參閱傑爾伊等人(2002)與貝瑟等人(2012)重拍而成。

綜合上兩段實驗結果,貝瑟等人認定傑爾伊等人的實驗結果並不能推導出嬰兒具理性模仿的能力,這可能僅是嬰兒的知覺注意力被新奇事物(示範者拿毛毯禦寒)給分散所導致的結果。知覺分散理論取代了理性模仿理論,成為最能解釋傑爾伊等人的實驗結果的理論,10年爭論暫告一段落! 

2002
傑爾伊等人的實驗發現,小至14個月大的嬰兒即可展現理性模仿;10年後貝瑟等人利用巧妙的實驗設計推翻了這個理論。乍看之下,關於嬰兒認知研究的進展好像倒退了一步,其實不然,如同發明家愛迪生T. A. Edison)說過:「我並非失敗上千次,我是成功排除了上千種不能用來做燈泡的材料」,科學工作亦是如此。我們可以再仔細回想,貝瑟等人的理論僅是提供一個比嬰兒有理性模仿還來的簡單的說法,來解釋傑爾伊等人的實驗結果;貝瑟等人並沒有直接否定嬰兒有理性模仿這個命題,僅認為傑爾伊等人的實驗結果並不能做為嬰兒有理性模仿的證據。因此,支持嬰兒有理性模仿的陣營並不會一蹶不振,反而可根據反方陣營所提之缺失,設計出更精確的實驗來支持自身的理論。如此嚴謹、扎實的徐緩進展正是科學的美妙之處啊!



創作分享:
模仿行為是人類學習的重要能力,小朋友更是藉此能力在這世界成長;心理學家也因而發現並建構了許多模仿行為的理論。在本篇主要介紹關於嬰兒理性模仿理論,從傑爾伊G. Gergely)等人(2002)於自然期刊的發現起頭,至貝瑟M. Beisert)等人(2012)提出的新理論止,敘說這10年間對於嬰兒裡性模仿理論的爭論。這除了增進我們對於嬰兒模仿行為的認識外,這場論戰也凸顯了科學的良性競爭與批判精神!希望自己能將這方面說明得當。

線上留言版
Copyright ©2013 財團法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 版權所有 │ 地址:40453 台中市北區館前路一號 │ 電話:04-23226940#232 │ 傳真:04-23266824 │ 隱私權宣告
建議使用I.E.6.0或Firefox1.0 以上1024x768 Pixels 解析度瀏覽本網站 | E-mail:foundation@mail.nmns.edu.tw | 瀏覽人數 : 292737